亚博yabo登陆_首页下载

♠亚博yabo登陆_首页下载是目前网上顶级的体育游戏平台,亚博yabovip102有着最新的优惠活动,现在精彩的体育赛事正在火热进行中。

菲律宾首枚奥运金牌背后的中国教练

菲律宾获得首枚奥运金牌的举重选手迪亚兹(右)和中国教练高凯文。高凯文/供图

提铃,上挺,稳稳站住,东京奥运会女子55公斤级比赛最后一刻,伊迪琳·迪亚兹举起了自己从未挑战成功过的127公斤杠铃。此时,她的总成绩比中国选手、世界纪录保持者廖秋云多了1公斤,正是这1公斤,成就了菲律宾自1924年参加奥运会以来的第一枚奥运会金牌。菲律宾立即发来贺电:“整个菲民族都为你骄傲。”

一个国家等待了97年的高光时刻,主角是30岁的迪亚兹,那一瞬间,她的中国教练高凯文刻意留在了赛场后台的角落里,压低帽檐,戴着口罩,低头回复纷至沓来的祝贺信息,直到人群散去,才走到前台祝贺,“其实心情很复杂,一方面的确为迪亚兹而骄傲,另一方面,作为中国籍教练也为中国选手而遗憾。”

64岁的高凯文曾是中国八一队教练,培养出陈燮霞、周璐璐等奥运会冠军,一次授课经历让迪亚兹的教练认定他就是“能带领迪亚兹冲击更好成绩的人”。那时,迪亚兹已经是首位站上奥运会领奖台的菲律宾女选手。2017年退休后,高凯文还是收到了菲律宾对其担任举重教练的邀请。

但高凯文打算接过教鞭时,迪亚兹已经28岁了,参加过三届奥运会的她在举重场上已然是老将,且5年前她已经在里约奥运会上收获一枚银牌,“但她还想再提高成绩,想第四次出战奥运并拿冠军。”高凯文对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表示,“一开始会觉得她有些‘盲目自信’,但时间长了发现她目标很坚定。”

由于中国举重队缺席,师徒首次配合出战大赛便在雅加达亚运会上一举夺魁,“当时她回到国内已经受到了英雄般的待遇。”问题随之出现,繁忙的社会活动让迪亚兹无暇回到训练场,高凯文只能把她带出菲律宾,回归举重场。

备战东京奥运会,高凯文选择了马来西亚,可疫情突然暴发,让他们无法从马来西亚国家举重队得到帮助。健身房关门、缺乏举重设备,高凯文带着迪亚兹和她的男朋友兼体能教练,被困在吉隆坡的公寓里寸步难行,训练成了头等难题。迪亚兹赛后坦言:“那段时间确实感到恐惧、担忧和焦虑。”

“总不能坐以待毙,先练体能。”高凯文因地制宜开展了各种训练,公寓底层的车库,迪亚兹在斜坡上一遍遍冲刺跑,没有杠铃练习,一根木棍和两个分别重10公斤的水桶成了临时道具,可一个月过去了,疫情并没有缓解,没有杠铃的训练不是长久之计。好不容易从健身房借了一副杠铃,但手一松,租住公寓的地砖就会遭殃,杠铃横在屋子里,迪亚兹只能靠它练习基础动作,“就是不能举起”。

当时疫情尚不严重的马六甲给了团队最后的希望,三人从吉隆坡辗转至此,得以在一个农庄安顿,后院被改造成健身房,让迪亚兹终于得以正常训练。“我现在做饭的手艺都提高了。”在马六甲生活,高凯文还担任起厨师,“她以前增重喜欢吃炸鸡等垃圾食品,但举重队员的饮食其实很有讲究。”牛羊肉、海鲜轮番登场,高凯文对迪亚兹的训练细致到一餐一饭之中。

疫情背景下,持外国护照的高凯文无法入境菲律宾,迪亚兹的训练在马六甲的农庄里持续了近一年,“因祸得福吧,这一年的训练足够扎实。”高凯文透露,这里是他们前往东京奥运会参赛的起点。

“菲律宾的女子举重其实处于世界二三流水平,但迪亚兹确实是一个可塑造的高水平运动员。”高凯文表示,刚到菲律宾执教时,最让他头疼的是运动员拥有无数假期,“刚练出效果就放半个月假,回来等于白练。”在他看来,中国举重运动员能常年保持高水平竞技状态,主要得益于常年系统的科学训练,“没有成功是偶然的,必须符合项目发展的规律,这是循序渐进的过程”。

“其实她们有很多好苗子。”高凯文表示,但大多数菲律宾队员似乎早已适应了生活和训练“两不误”的节奏,最终能坚持配合者寥寥无几,迪亚兹就是其中之一,“你要成为站到领奖台上的人,就不能太贪心,荣誉和享受不能兼得,必须牺牲一个。”

在高凯文看来,迪亚兹足够能吃苦和她的家庭背景不无关系。迪亚兹是一位三轮车夫的女儿,家在菲律宾南部的一个小村庄,“我去看过,一间小屋子住了几代人,兄弟姐妹很多,母亲也没收入,是真的贫寒。”但迪亚兹自己很努力,不仅在竞技成绩上取得突破,还是现役军人,其余时间也用来读书,运动员努力的一面足以打动教练,“对教练来说,培养一个优秀的运动员很难,但把一个优秀的运动员培养成顶尖选手就更难了,迪亚兹可以被打造。”

“他改变了我的技术,更让我理解,如果我想赢得2020年东京奥运会金牌,我就需要作出改变。”迪亚兹在东京奥运会前的一次采访时说道。而她也用一枚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金牌,证明了改变带来的奇迹。

从日本回到菲律宾的飞机昨天落地,一出机场遭遇瓢泼大雨,但两边早已有军人和民众夹道欢迎,迪亚兹和高凯文乘坐的汽车几乎无法前行,平常半小时的路程足足开了4个多小时,“真正能感受到这枚金牌对于他们国家的意义。”高凯文表示,他觉得很欣慰,在异国他乡帮助一个运动员成为民族英雄,“这种价值可以为我执教生涯画上圆满句号了。”而两年没有回家的他只有一个心愿,“回到中国”。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青在线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提铃,上挺,稳稳站住,东京奥运会女子55公斤级比赛最后一刻,伊迪琳·迪亚兹举起了自己从未挑战成功过的127公斤杠铃。此时,她的总成绩比中国选手、世界纪录保持者廖秋云多了1公斤,正是这1公斤,成就了菲律宾自1924年参加奥运会以来的第一枚奥运会金牌。菲律宾立即发来贺电:“整个菲民族都为你骄傲。”

一个国家等待了97年的高光时刻,主角是30岁的迪亚兹,那一瞬间,她的中国教练高凯文刻意留在了赛场后台的角落里,压低帽檐,戴着口罩,低头回复纷至沓来的祝贺信息,直到人群散去,才走到前台祝贺,“其实心情很复杂,一方面的确为迪亚兹而骄傲,另一方面,作为中国籍教练也为中国选手而遗憾。”

64岁的高凯文曾是中国八一队教练,培养出陈燮霞、周璐璐等奥运会冠军,一次授课经历让迪亚兹的教练认定他就是“能带领迪亚兹冲击更好成绩的人”。那时,迪亚兹已经是首位站上奥运会领奖台的菲律宾女选手。2017年退休后,高凯文还是收到了菲律宾对其担任举重教练的邀请。

但高凯文打算接过教鞭时,迪亚兹已经28岁了,参加过三届奥运会的她在举重场上已然是老将,且5年前她已经在里约奥运会上收获一枚银牌,“但她还想再提高成绩,想第四次出战奥运并拿冠军。”高凯文对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表示,“一开始会觉得她有些‘盲目自信’,但时间长了发现她目标很坚定。”

由于中国举重队缺席,师徒首次配合出战大赛便在雅加达亚运会上一举夺魁,“当时她回到国内已经受到了英雄般的待遇。”问题随之出现,繁忙的社会活动让迪亚兹无暇回到训练场,高凯文只能把她带出菲律宾,回归举重场。

备战东京奥运会,高凯文选择了马来西亚,可疫情突然暴发,让他们无法从马来西亚国家举重队得到帮助。健身房关门、缺乏举重设备,高凯文带着迪亚兹和她的男朋友兼体能教练,被困在吉隆坡的公寓里寸步难行,训练成了头等难题。迪亚兹赛后坦言:“那段时间确实感到恐惧、担忧和焦虑。”

“总不能坐以待毙,先练体能。”高凯文因地制宜开展了各种训练,公寓底层的车库,迪亚兹在斜坡上一遍遍冲刺跑,没有杠铃练习,一根木棍和两个分别重10公斤的水桶成了临时道具,可一个月过去了,疫情并没有缓解,没有杠铃的训练不是长久之计。好不容易从健身房借了一副杠铃,但手一松,租住公寓的地砖就会遭殃,杠铃横在屋子里,迪亚兹只能靠它练习基础动作,“就是不能举起”。

当时疫情尚不严重的马六甲给了团队最后的希望,三人从吉隆坡辗转至此,得以在一个农庄安顿,后院被改造成健身房,让迪亚兹终于得以正常训练。“我现在做饭的手艺都提高了。”在马六甲生活,高凯文还担任起厨师,“她以前增重喜欢吃炸鸡等垃圾食品,但举重队员的饮食其实很有讲究。”牛羊肉、海鲜轮番登场,高凯文对迪亚兹的训练细致到一餐一饭之中。

疫情背景下,持外国护照的高凯文无法入境菲律宾,迪亚兹的训练在马六甲的农庄里持续了近一年,“因祸得福吧,这一年的训练足够扎实。”高凯文透露,这里是他们前往东京奥运会参赛的起点。

“菲律宾的女子举重其实处于世界二三流水平,但迪亚兹确实是一个可塑造的高水平运动员。”高凯文表示,刚到菲律宾执教时,最让他头疼的是运动员拥有无数假期,“刚练出效果就放半个月假,回来等于白练。”在他看来,中国举重运动员能常年保持高水平竞技状态,主要得益于常年系统的科学训练,“没有成功是偶然的,必须符合项目发展的规律,这是循序渐进的过程”。

“其实她们有很多好苗子。”高凯文表示,但大多数菲律宾队员似乎早已适应了生活和训练“两不误”的节奏,最终能坚持配合者寥寥无几,迪亚兹就是其中之一,“你要成为站到领奖台上的人,就不能太贪心,荣誉和享受不能兼得,必须牺牲一个。”

在高凯文看来,迪亚兹足够能吃苦和她的家庭背景不无关系。迪亚兹是一位三轮车夫的女儿,家在菲律宾南部的一个小村庄,“我去看过,一间小屋子住了几代人,兄弟姐妹很多,母亲也没收入,是真的贫寒。”但迪亚兹自己很努力,不仅在竞技成绩上取得突破,还是现役军人,其余时间也用来读书,运动员努力的一面足以打动教练,“对教练来说,培养一个优秀的运动员很难,但把一个优秀的运动员培养成顶尖选手就更难了,迪亚兹可以被打造。”

“他改变了我的技术,更让我理解,如果我想赢得2020年东京奥运会金牌,我就需要作出改变。”迪亚兹在东京奥运会前的一次采访时说道。而她也用一枚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金牌,证明了改变带来的奇迹。

从日本回到菲律宾的飞机昨天落地,一出机场遭遇瓢泼大雨,但两边早已有军人和民众夹道欢迎,迪亚兹和高凯文乘坐的汽车几乎无法前行,平常半小时的路程足足开了4个多小时,“真正能感受到这枚金牌对于他们国家的意义。”高凯文表示,他觉得很欣慰,在异国他乡帮助一个运动员成为民族英雄,“这种价值可以为我执教生涯画上圆满句号了。”而两年没有回家的他只有一个心愿,“回到中国”。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